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夏逆(楚白)

侠少是怎样炼成的 第二百三十章、意难平

夏逆(楚白) 楚白 7473 2021-01-14 00:19

  就在神机将军帝清河给铁隼详细介绍有关潘龙的事情时,潘龙也已经一路飞到了襄平府。

  他急匆匆落地,直奔巡风司衙门,才刚到门口,就看到唐敬哲急匆匆冲出来,大概是因为焦急导致的心绪激动,光头都变得通红,配合他一丈出头的惊人身高,当真是十分的狰狞凶恶,一点也不像个曾经赶考中举的文化人。

  “老唐你怎么了?这么气急败坏的样子。”他好奇地问,“出什么事了吗?”

  看到潘龙出现,唐敬哲明显松了口气,但随即又恢复了满脸的惊怒之色:“大人!出事了!”

  “哦?出了什么事?”潘龙笑着问。

  “商满在牢里自杀了!”

  潘龙大吃一惊,原本想要将赵贤达从山海图里面放出来炫耀一下的念头顿时灰飞烟灭。

  “这……这怎么可能!”

  片刻之后,他们来到了襄平府的大牢。

  牢房的大门口,一个身穿典史官服,气得脸上的肌肉都扭曲变形的壮汉正被几个衙役抱着,死死拖住不让上前,地上则跪着两个狱卒,脸色苍白如纸,身体不停地颤抖。

  看到潘龙和唐敬哲赶来,那两个狱卒的脸色越发苍白,一人甚至忍不住瘫在地上,裤子湿了一大片。

  那典史也终于压住了怒气,对潘龙他们抱拳行礼,然后又是愧疚又是羞怒地说:“在下襄平府典史慕容修平,见过两位巡风。”

  潘龙心中焦急,也顾不上还礼,急忙问道:“商满现在哪里?可还有救?”

  慕容典史叹了口气,只是摇头。

  “二位请随我来。”他带着二人走进大牢,却还不忘叮嘱旁边的衙役,“给我看住那两条废物!他们要是死了,你们给他们陪葬!”

  看得出来他平时积威甚重,衙役们顿时神色一凛,齐声应喏。

  很快,慕容典史就带着潘龙和唐敬哲来到了位于大牢角落,专门给一些需要特殊优待的犯人们提供的“雅座”。

  不大的石室里面,商满静静躺在铺了草的地上,没有半点气息。他身边的墙上,则有用手指刻画的四个字“悔不当初”。

  这四个字大致上横平竖直,很是端方,似乎正是商满一向的笔迹。但看得出来商满写这四个字的时候心绪激动,笔迹也有些凌乱。尤其是写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原本应该整整齐齐的文字甚至已经出现了支离破碎之感。

  潘龙对书法研究不多,目光一扫,也看不出什么真假来。他飞快地来到商满身边,一看就看到了商满心口的部位下凹,胸骨碎裂,捏成拳头的右手却有血迹,似乎是自己用右拳打中了自己的心窝。

  这一击无疑是致命伤!

  但他并不愿意放弃,抬手按在商满的胸口,真气源源不断度入商满的身体,想要试试看是否还能挽救。

  然而,刚一传功进去,他就知道已经迟了。

  商满的生命气息已经完全丧失,别说是他,就算老师亲自赶来,也回天乏力了!

  他叹了口气,只觉得眼前一黑,几乎晕倒。

  自己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好不容易才抓住了赵贤达,又突破铁鹰的阻拦,将这个重要证人带来给商满洗脱罪名——可商满怎么就……

  就在这时,唐敬哲轻声说:“墙上那四个字,应该是商满亲手写的。”

  潘龙没有抬头,问:“有仵作在吗?”

  “我便是仵作出身。”慕容典史说,“整个襄平府,没有比我更专业的仵作。”

  潘龙站了起来,让出了位置:“那就麻烦慕容大人,请你看一看,商满他……究竟怎么死的?”

  慕容典史苦笑一声,说:“不瞒潘观风,我一得到消息就赶来,已经验过伤了。商巡风他……是用自己的右手全力一击,击碎了胸骨和心脏,当场毙命,无可挽救。而且,他所用的拳劲也是入狱时候登记的擅长武功。”

  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甚至检查了这牢房里面所有的地面,截止他死的时候,这间牢房里面最近几天都没有第二个人踏入。而且墙上那四个字的刻画痕迹里面,也找到了他的部分指纹……”

  潘龙明白他的意思。

  证据确凿,商满真的是自杀的。

  可是……这不应该啊!

  自己上次探监的时候跟商满说过,会努力找对他有利的证据。以商满的性格,无论如何也会等到自己的搜寻结果出来再说。

  巡风使里面或许会有天生悲观的人,可一个从社会最底层,从几乎人间地狱里面爬上来的人,怎么可能脆弱到这个地步?

  这不合理!

  “看守他的狱卒怎么说?”唐敬哲问。

  慕容修平脸色微微一红,低声说:“那两个混账喜欢抽烟喝酒,之前烟瘾犯了。大牢里面有规矩,为了防火,除了冬天之外,其余时间不许牢内有半点火星。他们就一起跑出来抽烟,结果一袋烟抽完回去,就看到商巡风躺在地上,已经断气。”

  潘龙皱眉,问:“他们抽一袋烟,花了多长时间?”

  “大概一刻钟左右。”

  “在他们出来之前,商满的情况如何?”

  “据他们所说,商满当时很安静地坐在角落里面,闭目不语,可能是在修炼。”

  唐敬哲的声音顿时大了几分:“一个人,之前还在修炼,结果狱卒一离开,他就自杀了?慕容典史,你相信吗?”

  慕容修平叹气,摇头:“说实话,我也不信。这完全不合理!”

  “但,我是一个仵作,相比没有证据的推测,我更相信自己勘验的结果。”

  潘龙没有和慕容修平争论,只是看着这间不大的牢房。

  商满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在这里渡过。

  他的尸体躺得很平整,看得出来是先躺下再动手的。衣服和头发都整理得很整齐,一如他平时的模样。脸上除了口鼻溅血以及稍有痛苦之色外,总体看来很平静,不像是有什么怨恨或者被人逼迫欺骗的样子。

  只看他的模样,的确分明就是一个想清了一切然后选择自杀的人。

  可是……他不应该作出这种决定啊!

  而且,如果他要自杀,为什么要选择这种大白天?

  将心比心,如果潘龙自己要自杀的话,时间一定要选择深夜——因为深夜的时候狱卒会疲倦而注意不到他,甚至可能会睡着。

  而且,他白天自杀,如果出去抽烟的狱卒们临时想到了什么事情回来,看到他躺在地上,赶快去喊人救援。来个善于疗伤的高手,没准还真能把他的性命给保住——心脏破裂的确是致命伤,可对于先天高手来说,以真气模拟心脏的跳动,维持人的血液循环,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江湖上曾经有个故事,一位武林高手被人一剑刺穿了心脏。他用真气维持血液的循环,天天不睡觉,就这么熬了好几个月,一直熬到心脏的伤口愈合。

  这事情听起来简直不可思议,可潘龙知道,至少换成先天巅峰时候的自己,真的能做得到。

  事实上,如果不是两个狱卒在外面花了一刻钟的时间抽烟,浪费了至关重要的救命时间。如果他们能第一时间发现商满受伤倒下,叫来典史慕容修平的话,以慕容修平的武功和他对人体的了解,他应该也能为商满延续生命,甚至可能将商满救活。

  潘龙能看得出来,这位襄平府的典史虽然官职不高,才只是八品官,但修为却是先天巅峰,已经开始拆分真气了。而且此人周身缠绕的真气细密如丝,显然修炼过某种极为擅长精密控制的武功。

  以他的武功,只要不是脑子被轰烂了这种实在没救的伤势,穿心断头腰斩……这种致命伤,但凡能在第一时间把身体凑齐,他应该都有办法挽救。

  只可惜,他来迟了!

  想到这里,潘龙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唉!我去的各个世界里面,没有哪怕一个世界有“起死回生”的法术或者药物。就算是勇者法术里面的“回生术”,也只能在人刚刚断气的时候施展才有用。“护命术”更是要提前使用,才能抵消一次致命伤……)

  (早知道今日,我该去“查内姆大侠传”的世界里面,就职一个牧师、天佑者或者德鲁伊,记得这三个职业都能升级到掌握起死回生的法术,而且高级法术里面,甚至能够让死去多年、尸体残缺甚至没有尸体的人复活……只要他不是老死的就行。)

  (只是想要修成那样的法术,也是难上加难。我记得仅仅最低等级的复活法术,类似“回生术”的那种,就需要九个施法者等级,最高级的“完全复活术”貌似需要十七个施法者等级,考虑到我已经有了六个野蛮人等级,这总等级就是二十三级……整个费伦王国,这个等级的大佬也没多少啊!)

  (以我的实力,想要升到这个等级倒也不难。可问题在于,我去哪里找这么多的经验值?我现在可是“传奇生物”模板,受到经验等级加五的惩罚,想要升二十三级,相当于一般人的二十八级啊!)

  (记得游戏里面,要一直到争夺杀戮之神宝座的时候,才能升到这个等级。那时候对手都是一些神子、选民、魔王、天使长这等级的家伙……我大概打得过他们,可我去哪里找他们来杀?)

  (也不知道从那个世界能不能前往传说中“深渊血战”的战场,要是能去的话,把什么恶魔和魔鬼排着队杀上几万个,估计经验值就够了吧?不过在那之前,可能我已经被深渊气息污染,疯掉了……)

  他想来想去,最后还是一咬牙,下了决定。

  特么不就是去杀穿地狱嘛!为了学大复活术,冒点风险也是值得的。

  只要掌握了这个法术,日后自己的亲人朋友死了,自己总归也有挽救的手段。

  他如今见识增长,也知道当初请文超帮忙复活韩风的事情,做得究竟有多么的不靠谱,又是如何的危险。

  相比找魔神帮忙,果然还是自己掌握复活法术,最是可靠!

  又仔细思考了一番,盘算了一下语言,他开口说道:“老唐,你有办法能够长期保存尸体吗?”

  唐敬哲微微一愣,点头。

  “你帮我写一封信。”潘龙说,“我要请长假,具体多长暂时没办法确定。在这段时间里面,麻烦你帮我好好保存商满的尸体,千万别腐烂或者破损了,能做到吗?”

  唐敬哲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震惊地看着他。

  潘龙露出一个笑容:“不要这么惊讶,我只是要去……寻回一些我曾经有的手段。如此而已。”

  慕容修平自然也听说过关于潘龙的故事,而且他也听懂了潘龙的言下之意,忍不住问:“潘……前辈,您这是要恢复仙佛之力,强行逆转生死?仙佛竟然有如此伟力?”

  “昔年武帝文相扫平乱世的时候,就曾经用过这种手段。”潘龙装作高深莫测地说,“只是这手段限制很大,代价也颇高。寻常来说,并不会有谁使用他——毕竟从更高的层次来说,死亡只是生命循环的一部分。生固然可喜,但死却也并不可悲可恨。”

  他模仿着列御寇的表情,气质变得宁静而悠远,明明就在面前,却仿佛要离开人间一般。

  “若是曾经的我,或许也是这么想的。但现在的我,终究是……意难平!”

  说着,他的悠远气息稍稍减退,看起来多了几分活人的气息。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下次出现的我,会是什么样子。或许到时候我会说‘死亡也是人生的一部分,我们不该干涉生死’……但至少现在,我要努力去试一试!”

  他转身朝着牢房的门口走去,脚步不疾不徐,逆着从门口照进来的光芒,看起来有一种似乎要融化在光里面的意味。

  唐敬哲忍不住开口:“算了!你好不容易才转世,不值得……商满他不会想要看到你为他如此牺牲的!”

  潘龙摇头,脚步并未停下,身影消失在门口。

  只有他的声音,在牢房里面回荡。

  “我不是为他,而是为自己。这是我的选择,与人无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